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古代典籍 > 人物传记 > 屈原传 >

第三○章 千难万险 九死一生(下)

  却说屈原一行正在晚餐,忽有一只猛虎从山坡上冲将下来,扑向屈原。说明迟,那时快,正当屈原就要丧生虎口的千钧一发之际,淳于乾一个箭步蹿了过来,一把将三闾大夫扯到身后,以身掩护之,怒斥道:“虎者,百兽之王也,既为王,总该扶弱锄强,而不能助纣为虐;更应该明辨是非,有正义感,不可妄为。你腹中饥饿,欲填塞馁肠,无可厚非,在场的人尽可择而食之,请先从我开始,唯独不能伤害三闾大夫,因为他是百姓的依赖,国家的希望,荆楚不能没有他,人民不能没有他!……”
  说也蹊跷,听了淳于乾的这一席话,斑斓猛虎不再逞凶,它羞愧地低下了头,有顷抬起头来,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点点头、摇摇尾,姗姗地离去了。
  半夜里有人起来解手,发现虎在不远处的巨石上蹲着,两只明灯似的眼睛警惕地环顾着四周,大约是在将功补过,保卫着这些可怜的赶路人安眠。
  出了这小小的山谷盆地,翻几道不太高的山岗,便来到了宽阔的河套平原。这里河网密布,大大小小的湖泊若漫天星斗;土呈赭红色,但却异常肥沃,孟夏季节,田里的早稻长势喜人,阵风吹来,稻浪翻滚,类若画;村舍四处点染,炊烟袅袅上升,鸡鸣犬吠之声随处可闻。他们许久不曾见到这样的田园村舍了,感到格外亲切,十分欣慰。择一个大村借宿,并逗留三五日,以解跋涉之疲惫与困顿。当村里人获悉来者系忠君爱民之三闾大夫时,纷纷前来拜访,并争相邀至家中,杀鸡具酒款待,以表崇戴敬仰之情。闲谈中有人问“三闾大夫为何不乘车”,淳于乾只好如实禀告。村中的富有者主动将自乘的马车献出,几经争执推让,高情难却,淳于乾只好代主人收下,从此屈原又可少吃风雨之苦了。
  屈原及其随从又要上路远行了,村里的大门小户俱有所赠,无奈他们人手有限,只能择急需而受,启程的那天早晨,村民们全都送到了村口,男女共凄凄,妇孺泪眼红,直至被送者消逝在茫茫原野的尽处,依然不肯离去。
  从此以往多水少山,水难以计数,山则低缓蓊郁,这说明来到了沅水流域。又横渡了几条江河,一日他们来到一处原始森林。这里林丰草茂,莽莽苍苍,既呈现着一派浑朴的洪荒景象,也体现了一种大自然纯洁的童贞美。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在这片人迹罕到的神秘广袤的沃土上,有珙桐、水杉、香连、冷杉、银杏、领木春、水青、鹅拳春等珍稀树木数百种,其中以冷杉为最多。冷杉属常绿乔木,树身端直,成年大树高十余丈,需四个人方能合抱得扰。大家走在冷杉树的林荫路上,可以看到阴暗潮湿的树空里漫是鲜艳的杜鹃花。这杜鹃花有红色的,粉红的,紫色的,白色的,五彩缤纷,它们正好跟苍劲浓绿的冷杉相衬托,构成了一幅幅和谐绚烂的画面。就此,屈原给大家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杜鹃和冷杉本是一对情侣,不幸双双死在山里。男子魁梧英俊,死后变成了挺拔的冷杉;女子娇小秀气,死后变成了美丽的杜鹃。他俩生前相亲相爱,死后也形影不离,因此,凡有冷杉树荫的地方,便有杜鹃生长。
  在这众芳所在的绿色王国里,也是珍禽异兽们繁衍生息的乐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一些世所罕见的白色动物,如白鹿、白麂、白獐、白狼、白熊、白羚、白猴、白松鼠、白蛇、白雉等。屈原指着一只白雉告诉大家:“它险些给荆楚招来亡国惨祸。”
  众人追问原委,屈原讲述了一段楚之先人机智抗暴的故事。
  周武王伐纣成功,除掉了中国一个穷凶极恶的暴君,不仅全国百姓欣欣鼓舞,就连远方友邦也闻讯派使者前来祝贺。其中有一个叫越裳国的南海国家,还送来了一只非常罕见的白雉。据使者说,白雉在越裳国也不常有,必须出现圣君“德流四表”,方能捕获到手。这件事一直传为美谈,到武王的曾孙周昭王姬瑕登位,还在流传。姬瑕仗着祖宗的余荫,做了个现成皇帝不满足,还想过其曾祖父当年那“万国来朝”的瘾。可是,谁也不买他的账,给他凑个趣儿,他觉得很不是滋味,便想拿个邻国开刀,显示其大周天子的神威。正当这时,有人告诉他楚国出产白雉。姬瑕闻听,便亮出“四海之内莫非王土”这块王牌,以到南方射猎白雉为名,带领大队人马杀奔楚国而来。当初武王伐纣,楚国人也曾出兵参战,立过大功,如今反脸无情,无故大举入侵,当然要激起他们的愤怒。所以,当周昭王所率之众浩浩荡荡来到汉水北岸,强征船只渡河时,当地百姓看到有机可乘,便假意奉献殷勤,替昭王连夜赶造了一条既大且豪华的龙船,船上装饰得金碧辉煌,只是整个船体都是用胶胶合的,无一个榫扣,没用一个钉子。昭王和他身边的大臣们只看船的外表好,便一齐登上船去,没料到船刚刚行到江心便解了体,船帮和船底分了家,不可一世的周昭王和他的亲信大臣们,全都落水而死。
  这样以来,楚岂不闯了大祸,周王朝怎能容它!不必担心,楚国人的聪明正表现在这里。他们编造了一个诙谐的故事,骗过了周之满朝文武。故事说,昭王欲南下射猎白雉,惹恼了天宫的神农爷,因为白雉是他在人间时最钟爱的家禽,于是派出了一只通了灵气的神龟守在汉水边上,等昭王的御船过来,便扑了上去。昭王见来势不妙,急忙拔出宝剑朝神龟砍去,被龟爪轻轻一挡,把宝剑打飞,掉进了西北的深山里。剑飞的同时,神龟一头撞去,御船被撞得粉碎,昭王和他的大臣们一同落水身亡。不信你到楚之神农架去看看,红坪峡里那块乌龟石,就是那只神龟变的;长杉坝的那座宝剑岩,就是落进深山的那柄宝剑。
  密林中绕树而行,弯弯转转,曲曲折折,其难不亚于翻山越岭,不到半日,便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了,只好择一宽敞干燥的地方略作休息。大家刚坐下不久,忽有阵阵怪叫传来,接着是特异的响声由远而近,由小到大,似大海在呼啸,江河在奔腾,并不时有林木折断、巨树倒地之声与之相伴。枝头上的百鸟惊枪似的扑棱棱乱飞,林中群兽为逃生而狂奔乱窜。屈原等人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密林中何以会如此惊炸?……不容他们细想,一条巨蛇来到了面前,其粗无比,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其长无端,不知尾在何处;头大若瓮,嘴一张,门户一般;须长丈余,粗似绳索;其舌血红,似喷射着的火焰;其色青、黄、赤、黑皆具,煞是难看。屈原知道,这是“巴蛇”,幼读《山海经·海内南经》:“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它的吸力极大,食物时勿需捕捉,张嘴一吸,所需之食便风吹似的扑进它的口中。性子暴烈,待其怒时,以尾柱地,纵身一摇,头昂天外,喷云吐雾。说也奇怪,巴蛇来到众人面前,并不吸食,而是探身昂首,一匹红绸似的长舌吞吐翻卷,两条葛藤似的长须伸来绕去,一双车灯般的大眼时睁时闭,若有所思。淳于乾趁机走上前去,深施一礼道:“谢巴蛇不侵不凌、不食之恩!”他指着身边的屈原说:“此乃楚之三闾大夫屈原,国之栋梁,民之靠山也,今因天昏日暗,遭贬至此。待来日风吹云散,乾坤朗朗,大夫还朝,重振大楚,必为您建庙宇,塑金身,四时祭祀。”
  这巴蛇也象猛虎一样,仿佛能够听懂淳于乾的话,满意地点点头,喜挂眉梢。就在这时,一头饥馁的金钱豹追着一群梅花鹿慌不择路地跑了过来。为表自己奖善惩恶,扶弱锄强的品格,再者它早已饿得抠心挖胆了,火苗似的长舌一卷,把庞然的金钱豹勾了过去,衔着呼啸而去。
  屈原此一去再未归返,十四年后怀石投江而死,淳于乾所许之愿难以偿还。但后世终有为其建庙者,据《淮南子》记载:“……斩蛇于洞庭。今巴蛇冢在州院厅侧,巍然而高,草木丛翳……兼有巴蛇庙,在岳阳门内。”也算是还了屈原与淳于乾的宿愿。
  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屈原一行终于到达沅水下游。舍车登船,溯沅水而上,向溆浦进发。
  从洞庭到枉渚的一段水路,江在两山峡谷中穿行,随山势而弯转,循谷形而变态,或宽或窄,或平,或陡,或缓,或急,或明礁暗滩,或高渚低洲,其险恶的程度在长江三峡之上。牛鼻滩一带,江底嶙峋怪异,犬牙交错,江水至此湍急如飞箭,起伏若峰峦,旋转似陀螺。牛鼻滩是一堆巨大的礁石,上端露出水面部分像牛鼻,故而得名;基础甚是庞大,隐于水中部分错综复杂,犹若一株古树,盘根错节,相传是牛魔王的鼻子被羿的神箭射掉,坠落江中而成。
  翠云山芭蕉洞住着一位罗刹女,因她有一把千古奇宝的铁扇,故又名铁扇公主。她的丈夫牛头人身,力大拔山,无恶不做,故人唤牛魔王,又称混世魔王。休看这牛魔王整日竖着牛角,瞪着牛眼,扇着牛鼻,豁着牛嘴,耍着牛脾气,丑陋无比,但却是一个好色之徒。积雷山摩云洞住着一位万岁狐王,其妻美艳无双,人称玉面公主。这玉面公主长得赛妲己,胜褒姒,蚕眉杏眼,朱唇皓齿,桃口粉腮,柳腰肥臀,如花解语,似玉生香,为牛魔王所看中。牛魔王挥舞着混铁棍将狐王赶走,霸占了玉面公主。牛魔王既有如花似玉的佳丽相伴,昼夜与之厮混,竟将结发妻罗刹女抛到九霄云外,永不回顾。
  狐王虽说力不及牛魔王万一,智谋却胜他十倍,忽一日,他请来了善射的羿报仇雪恨。羿能援弓射九日,射巴蛇,牛魔王虽凶,远非羿之敌手,因而不敢恋战,不等羿与狐王将其罪孽数落完毕,腾空便逃。羿哪里肯饶,亦腾空紧追不舍。追至沅水上空,牛魔王已有些筋疲力尽,身子拿不稳,速度也明显减慢。羿抓紧了这个机会,援红弓,搭白箭,嗖的一声射了过去。牛魔王终非等闲之辈,闻声急忙躲闪,白箭射掉了它的鼻子,坠于江中,轰然巨响,变成了这牛鼻滩。
  造化是个性格古怪的匠人,他有时将山水设计雕镌得雄奇神秀,鬼斧神工,有时却在有意与人类为难,设置了种种障碍与险阻,沅江航道便属后者。光一个牛鼻滩,就已经伤透了舟子船家的脑筋,大大小小的河流又在这里汇集,支支派派从不同的方向、以不同角度和流速汇于沅江,扑向牛鼻滩,激起冲天水柱无数。水撞礁,喷云吐雾;礁击浪,积云堆雪;涛与浪拥抱,欢声喧嚣;大浪侵小浪,兼而并之;小浪抗大浪,粉身碎骨;浪浪相击,涛涛相搏,浪礁亲吻,大波轩然,汹涌澎湃,吞天噬日。多么雄伟的气势,多么壮观的景致,多么美妙的风光!然而,正是这气势、这景致、这风光,吞噬了多少大大小小的船只,致使多少善良勤劳的水手渔夫葬身鱼腹,造就了多少寡妇和孤儿,恶贯满盈的牛鼻滩啊!……
  漩涡多而奇险,是牛鼻滩的又一特点。这里的漩涡林林总总,有的左漩,有的右漩,有的先左漩后右漩,有的相切,有的相环,有的大套小,有的众小围大,大小相套相围之涡,有的同向漩,有的反向漩。这众多奇异的漩涡,将牛鼻滩漩得烟弥雾漫,昏天黑地,行船欲从此经过,真比登天还难。
  船离牛鼻滩尚有五里之遥,便隐约可闻涛声轰鸣。舟子急忙稳住舵,将乘客用绳索固定在船舷上,任船体怎样颠簸摇荡翻转,不至于落水身亡。并分别各发一只橹桨,这是沅江乘船的规矩,逆流而上,许多地方单靠舟子一人摇橹划桨,船难以前进,必须乘客们奋力齐划,方能够闯过一个个险滩难关。在这诸多关隘之中,牛鼻滩堪称是难中之魁,险中之最,故有“能闯十险关,不过牛鼻滩”之说。船愈接近牛鼻滩,众漩涡造就的轰鸣声愈大,若雷霆万钧,似天塌天陷。舟子一声令下,大家一齐奋力划桨,屈原亦不例外,但乘船却只显后退,不见前进。小船进入了漩涡密集地段,陀螺似的一会左漩,一会右漩,象个掐了腚的蜂子,没头的苍蝇,疯狂地四处乱撞。船上的乘客,哪里还顾得再划桨,一个个天晕地转,耳断头低,肉酥骨散,呕吐狼藉,幸亏都捆绑在船舷上,否则全都到江心喂鳖去了。小船埋没在漩涡深处,每个人的周围都是激流,是恶浪,是水柱,是泡沫,不见天地,难辨方向,仿佛琥珀中心的一只只昆虫,玻璃杯内的一尾尾游鱼。一个恶浪涌来,小船随着牛鼻滩的豁谷被涌上了鼻梁,船尾在前,船头在后,船舵挂到了牛鼻梁一块高高凸出的礁石上,浪撤涌退而船未动,远远望去,船上的乘客,变成了晒着的两串干鱼。近看却又是另一番情景,一个个肢瘫腰软,被抽掉筋骨一般。仔细瞧瞧,鼻冒泡,嘴吐沫,两眼半睁半闭,奄奄一息。不知过了多久,舟子首先清醒过来,船稳稳当当地搁浅在一块茅草坪上,毫无损伤,他喘了一口舒畅的气,大有死里逃生之感。他将捆绑在每个人身上的绳索逐一解开,把大家安放在船内或草坪上静卧,以待其复苏。值得庆幸的是,满船人一个没死,一个未伤,一两时辰后,相继神志清醒过来。彼此你瞅瞅我,我瞧瞧你,不知自己是死是活,不知所见是人是鬼,不知所处是阳是阴。当大家确认俱生未死之际,有的笑了,有的哭了,有的则哭笑不得。去抚摸了阎王爷的鼻子戏耍了一刻又回转过来,怎不让人喜笑颜开,但看看眼前的处境——船挂在牛鼻梁上,上不够天,下不着地,悬崖峭壁之下是茫茫沅水,是令人闻名丧胆的牛鼻滩漩涡区——却又人人愁眉,个个苦脸。舟子对大家说,船过牛鼻滩,能有眼下这种处境,全是托了三闾大夫的福,冥冥中正有神灵保佑着大家。既有生的机会,便有去的希望。大家早已疲惫不堪了,快吃点干粮,趁天黑前将船顺谷底推至悬崖断壁的边缘,耐心静等新的潮涌到来。谁是领袖?谁是权威?在这种时候,大家都听舟子发号施令,服从舟子的领导与指挥。幸亏船上乘客们都备有干粮,节省着吃,等个三天两日不至于挨饿。
  最终,小船就是按舟子说的那样返还了沅水,几经拼搏回旋,安全地渡过了牛鼻滩,抵达枉渚。
  枉渚是个看不上眼的小镇,街道狭窄,且坑坑凹凹,垃圾遍地,到处散发着呛人鼻喉的酸臭味。店铺低矮破败,街面萧条冷落,行人破衣烂衫,面有饥色,弱不禁风。它的周围,尤其是东北边,河汊纵横,湖网密布,是一片沼泽地带。这里灌木丛生,荆榛遍地,到处是芦苇荡,到处是藕池荷塘,因而成了蛇蝎的乐园,蛙类的王国。
  屈原及其随从,在枉渚作短暂逗留。罹牛鼻滩之险,人人筋疲力尽,个个头昏脑胀,确乎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三五天后,屈原的体力渐渐恢复,又能坚持着清晨早早起床,到郊外去散步、打拳和练剑了。休看到了这把年纪,他却依然好奇心极强。为了探索这沼泽荆榛地区的诸多奥秘,他常常不由自主地走得很远很远,独自一人深入到那人迹罕至的危险境地。一日,屈原不知走了多久,行了多远,忽然来到了一处桃(夹竹桃)红柳绿的地方。在这茫茫沼泽地带,水虽多,但却俱都混浊不堪,或呈土黄色,或呈赭红色,或呈污黑色,或漂着枯枝败叶,或荡着芦叶荻花,或浮着小动物的臭尸,唯独在这里有一泓清池,池不大,但却异常规整;水虽深,但却清澈见底。池塘四周围以红桃绿柳,桃柳相间,倒映水中,于涟漪中轻轻摇荡,红的似霞,绿的如烟,颇具情趣,令人陶醉。见了这碧绿的清池,屈原忽感口干舌燥,于是披芦苇而下,临清池而掬水饮之。就在他提裳蹲身,掬水欲饮之际,忽然瞥见身边的芦苇从中蹲着一只盆大的三足蛤蟆——蟾。只见它形体大而丑陋,皮肤黑而多疣,蹲在那里闭目养神,腹肚一鼓一胀的……屈原见状,顾不得喝水,急忙站起身来,拔腿便逃。脚下无路,遍是泥泞、荆根、榛条和草丛,跑了不到半里路,便累得腰酸腿疼,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几次摔倒,衣服撕破,皮肉划伤,全然不顾,爬起来继续逃……
  一只蟾,屈原何以会如此惊惧呢?他深知此物的厉害,正所谓“三条腿的蟾难寻,四条腿的蛤蟆遍地皆是”。蟾的体内有毒线,能分泌一种毒素曰“蟾酥”或“蟾蜍素”。蟾通常是从双目向外发射毒素的,它欲猎获的动物一接触这种毒素,立即麻醉昏倒,它便轻而易举地捕而食之。当蟾睁眼瞅物之时,便是放射毒素之际,一只钵大的蟾,便能瞅下空中的飞燕,一只盆大的蟾,且相距是这样逼近,又该如何呢?如此说来,倘屈原逢到蟾的一刹那,蟾不是闭目养神,而是在瞪眼瞅他,他早该一命归阴了。生死攸关,岂能不逃!
  屈原拼命地逃着,跑着,竟嘎然止步,坐在一个枯树墩上喘息。非是他筋疲力尽,不能再逃;也不是清楚地意识到,那蟾毒素再大,也不至于放射这么远的距离,况且那蟾毒亦不会宛转曲折地追赶,而是跑着跑着想起了一个关于蟾的故事。
  世上的千禽万兽,无不具有灵性,便是那猛虎、巴蛇,为何竟不食屈原一行?它们是不肯伤害那些无辜善良之辈。从这一意义上讲,禽兽倒是比人类值得尊重和崇敬。你看那宦海沉浮,有多少人笑里藏刀,口蜜腹剑,有多少人施权弄术,尔虞我诈,有多少人骨肉相残,六亲不认,有多少人认贼做父,卖国求荣……这些人,何及禽兽之万一!至少他们不如禽兽坦诚,我就是凶猛,我就是与你不共戴天,为了自身的生存,必须将你吃掉,它们毫无半点虚伪与矫揉造作。
  有一位年轻的猎人,一天在山谷中发现一只雄鹰正在啄食一只幼蟾,他迫不及待地张弓搭箭,将雄鹰射死,救下了受伤的幼蟾。他将这遍体鳞伤、生命垂危的幼蟾揣在怀里,带回他那搭在山窝窝中的茅草棚里豢养,并不断给它治伤。待幼蟾的伤愈之后,猎人择了一个吉日良辰,将它送到一个安全的池塘放生。
  寒来暑往二十年,当年的小伙子如今已是近知天命之年了,依然孤凄一人在山中射猎为生,晚间在他那山窝窝中的茅草棚里过夜。一年冬天,猎人在狩虎过程中被虎咬伤,滚下山崖,摔断了右腿,当即昏死过去。暴风雪中是一位比猎人小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将他救回家去。这女人虽已三十开外,但却风韵犹存,很招人喜爱,只是常年紧闭着双眼,大约幼时患过眼疾,致使双目失明。在这位好心瞎妹妹的精心照料服侍下,猎人迅速恢复了健康,只是右腿已断,从此无法再奔波狩猎。瞎妹妹告诉狩猎大哥,她也是孤苦伶仃度日,无以为靠,于是二人结为夫妻,相依为命。猎人失去了狩猎的能力,无生活来源,幸亏瞎妹子略有积蓄,勉强可以糊口。虽说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倒也你恩我爱,相互体贴,和和美美。
  又是二十年过去了,猎人先瞎婆子离世,当临咽气的时候,妻子告诉他,自己是那只被鹰啄伤的幼蟾,为报答救命之恩,当他正处危难之际,方变幻成人而来相伴服侍的;自己的一双眼睛并没有瞎,因为圆睁着双目就会放射蟾酥,危及猎人的生命,才不得不有意紧闭。
  多么善良而知情意的蟾蜍啊,为了他人的安全,双眼一闭就是二十余载,这是怎样高尚的品格和坚毅顽强的意志啊!
  ……
  这个有趣的故事在脑海里虑了一遍,屈原再也不惧怕任何蟾蜍了。
  在一个朝霞染醉了沼泽和山林的清晨,屈原一行从枉渚动身,向辰阳进发。这天刮着极盛的东北风,因而尽管溯流路远,又经武陵天险,但却船速似箭,黄昏时刻便到达了目的地。
  当夜,大家下榻于一个中等客栈。虽说这一天的航行出乎意料的顺利,人人兴高采烈,个个笑逐颜开,但毕竟是颠簸了整整一天,颇有些疲惫不堪了,所以晚饭后闲谈说笑一会,便各自安歇,只有屈原一人尚在秉烛夜读。二更将尽,忽闻有数人翻墙而进的声音,接着便是三五条手持利刃的蒙面汉子闯进室来,其中为首的一个用雪亮的利剑指着屈原的胸口问:“你便是从郢都来的高官吗?”
  贼人来的甚是突然,令屈原猝不及防,但罢黜左徒以来,流浪汉北;陪太子横质于齐;怀王武关会盟未归,楚廷围绕着另立新君所进行的一场激烈复杂的斗争;怀王客死于秦,国人悲痛欲绝,怨声载道;顷襄王不思报国仇家恨,认贼做父;放逐江南,沿途历尽艰辛与磨难……这风风雨雨,这深重的灾难,早已使他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因而镇静自若地回答说:“一介罪臣,何敢妄称高官。”
  贼首冷冷一笑说:“怀王昏庸,顷襄王混帐,你既为罪臣,莫非像三闾大夫一样爱国爱民吗?”
  闻此,屈原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看来这伙蒙面汉并非歹人,而是为生计所迫,才不得不铤而走险,眼前这恐怕是一场误会。他这样想着,不慌不忙地问道:“尔识三闾大夫乎?”贼首见问,脸唰的红到了脖后,答道:“似我等山野村夫,何能识得三闾夫大。只是听人言讲,三闾大夫爱国爱民,一身正气,至死不肯变心从俗。为了强我荆楚,他对内变法改革,对外联齐抗秦,为奸佞所不容,才落得个流浪汉北、放逐江南的可悲下场……”
  贼首的话犹未尽,仆夫淳于乾推门进来。他一觉醒来,见三闾大夫室内烛光荧荧,便披衣过来劝他休息,不料这里正剑拔弩张,三闾大夫危在旦夕。见势不妙,淳于乾一言未发,冲上前去,将三闾大夫挡在身后,自己以红棕色的胸膛对着明晃晃的利剑,怒斥道:“好不识相的歹徒,三闾大夫所到之处,猛虎、巴蛇、蟾蜍尚且不敢侵凌,尔等将奈他若何?……”
  贼首见面前这位形容枯槁的高大汉子便是千人崇万人敬的三闾大夫,羞愧得无地自容,扑通一声长跪于地,接着又有两个蒙面汉相继跪倒,但却有一个昂着螳螂似的脖子上前一步说:“大哥休要被他蒙骗。”然后转向淳于乾问道:“你说他是三闾大夫,有何凭证?”
  跪倒的两个受辱似的站了起来,一齐冲向淳于乾:“是啊,快些拿出凭证来,否则爷们可就不客气了!”
  淳于乾反问道:“尔等可知三闾大夫的服饰有何特征吗?”
  其中一个理直气壮地答道:“听人说,三闾大夫头戴切云高冠,身佩陆离长剑,这位先生却老成斯文,休想蒙骗吾辈!……”
  这位蒙面汉子的话音未落,屈原与淳于乾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屈原夜读,岂能披挂装饰得这般整齐,早已将外袍脱掉,只着内衫。当淳于乾从床头几案上将切云冠取过来,从衣架上摘下陆离长剑的一刹那,蒙面汉子们全跪倒在地,口称:“鼠辈有眼无珠,冒犯 了三闾大夫,还请三闾大夫海涵,饶恕不恭之罪!……”
  屈原躬身将这些负罪者一一扶起,强汉们解去面纱,与三闾大夫促膝交谈,谈朝纲不正,谈辰阳百姓的疾苦,谈人民的怨愤与希望,直谈至东方破晓,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原来这都是些善良的农民和渔夫,为生活所迫,才聚而打家劫舍。日前听说将有当朝高官来辰阳一游,料想必带许多金银财宝,便欲劫而分之,不料竟是三闾大夫放逐来此。
  像一张劲弓,从辰阳到溆浦,水路行的是弓背,陆路走的是弓弦,距离相差悬殊。将近溆浦,沅江在卢峰山中穿行。牛鼻滩之险使屈原一行谈虎色变,因而决定舍舟乘车,陆路而前。
  卢峰山之险不亚于断魂崖,但这回不是攀山渡崖,而是在深山巨谷中穿行。谷中密林参天,寒气袭人。羊肠路循山形水势蜿蜒,人在密林中穿行,犹处冰窟地窖般寒冷。涧水汹涌奔腾,其声若雷,震耳欲聋。云在翻滚,雾在弥漫,风在怒吼,行进中的人们乘云驾雾,飘飘悠悠,忽隐忽现,神仙一般。因为这谷涧宽不过数十丈,两岸壁立高耸,直插云天,所以光线暗,能见度差,白昼行路,如在洞穴中摸索,速度慢得可怜。只有当一阵狂风吹来,云消雾散,方可仰见蓝天一线,故此谷名唤“一线天”,非正晌午时,难见曦日。谷中多歧,常令人徘徊踌躇,迷惘不知所如。
  夜的帷幕降落了下来,这里无月光,无星斗,幽暗阴深,一片漆黑,人相对而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大家仿佛盛敛在一口大棺材里。艰难跋涉了一天的人们,不顾轰鸣的水声,不惧阵阵虎啸、猿啼、狼嚎,枯草当床,云雾为被,倒头便睡,睡的是那么舒适,那么香甜,那么自在,鼾声盖过了涛声——涧涛与林涛。只有屈原难以成眠,他想得很多、很远,想到了自己的生辰,想到了父亲所赐之嘉名,想到了欢乐的童年,想到了宦海风波,想到了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每一个人。他在总结,他在反思,他设想着未来的路与行程。他似乎对以往的某些观点、认识、行径和作为有所怀疑,有所悔悟,有了新的理解与见地。不知辗转了多久,他总算是入睡了,但夜已将尽。
  天明继续赶路,时近中午,谷暗如夜,狂风肆虐,大雨滂沱。在这风狂雨暴之际,枯枝败叶在谷中飘飞,隆隆雷声在谷内滚动,千沟万壑之水汇于谷中,山洪若猛虎下山,似万马奔腾。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在谷中蜿蜒,一声山崩地裂般的惊雷在谷内炸响。就是这一声欲毁灭世间万物的炸响,劈下了悬崖上的一块巨石,正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屈原一行隆隆滚来……


相关栏目:
  • 孔子传
  • 老子传
  • 庄子传
  • 管子传
  • 屈原传
  • 吴起传
  • 释迦牟尼传
  • 李商隐传
  • 纪晓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