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流星蝴蝶剑 >

第 01 章(2)

    "畜姓,天咒的畜牲,狗娘养的"

    张老头愤怒得全身都在发辫,拼命忍耐着,他相信徐大堡主一定会给他们个公正的惩罚,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做这种事,徐青松的声音很严肃,道"这件事是你们做的?说实话"江风点头,江平也跟着点头。

    徐青松怒道:"想不到你们竟会做出这种事,你父亲对你们的教训,难道你们全都忘了,我身为你们父亲的兄弟,少不得要替他教训教训你们,你们服不服z"江风道:"服。"

    徐青松脸色忽然缓和了下来叹了口气,道

    "你们的行为虽可恶,总算还勇于认错,没有在我面前说谎,年轻人只要肯认锗,就还有救药,而且幸好张姑娘所受的伤不算太严重……"张老头忽然觉得阵晕眩,徐青松下面说的话,他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她受的伤还不算太严重……"要怎样才算严重。一生的幸福都已毁在这两个畜牲手下,这创伤生中永远也不会平复,这还不算严重?

    徐青松又道"我只问你们,以后还敢再做这种事不?"江风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他知道这件事已将结束。

    江平抢着道"不敢了。"

    徐青松道"念在你们初犯,又勇于认错,这次我特别从轻发落,罚你们在这里做七天苦工,每天三两工钱,全都算张姑娘受伤的费用。"他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但下次你们若敢再犯,我就绝不容情了。

    张老头全身的血液都似已被抽空,再也站不住了。

    每天三两银子,七天二十两,二十一两银子在江家兄第说来只不过是九牛毛却买到了他女儿一生的幸福。江家兄弟垂着头往外走,走过他面前的时候却忍不住瞟了他一眼,目光都是带着胜利的表情。

    张老头一生艰苦,也不知受过多少打击,多少折磨多少侮辱。

    他已习惯了别人的侮辱,学会了默默忍受。

    可是现在,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用尽全身力气冲过去,抓住了江风的衣襟,捶着他的胸膛,大声喊道"我有二十一两银子,带你的姐姐,带你妹妹来,我也要……"江风冷拎地瞧着他,没有动,没有还手。

    张老头的拳头打在他胸膛上,就好橡蜻蜓在撼摇石柱。

    两个家丁已过来抗住张老的手,将他整个人悬架了来,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架上的猴子,终生都在受着别人的侮辱和玩弄。

    徐青松沉着脑.道:"若不是你的女儿招蜂引蝶他们兄弟也不敢做这种事,否则他们为什么没有对别人的女孩子,这么做,这堡里的女孩子又不止你女儿一个。"他挥了挥手。厉声道"快回去教训你自己的女儿,少在这里发疯"一阵苦水,涌上了张老头的咽喉,他想殴却又吐不出。

    他拿起绳子,套上了屋顶。

    他恨自已没有用.恨自己不能为自己的女几寻求公正的报复.只有眼睁睁瞧着她受畜牲的摧残,他情愿不惜牺牲一切来保护他的女儿,但他却完全无能为力。

    "这么样活着,是不如死了的好。"

    他在绳子上打了个结,将脖子伸了进去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堆在屋角的几个南瓜和一大堆葡萄。

    每年秋收,他都会将围里最大的瓜和最甜的葡萄留下来,去送给一个人,表示他对这入的爱和尊敬。

    "老伯"。他想起了这个人,心里的苦水突然消失.因为他相信这个人一定会为他主持公道。

    他是他这一生中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只有他,没有别人。

    "七勇士"

    只不过他们对"勇敢"这两个宇的意思并不能全部了解。

    他们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他们认为这就是勇敢却不知道这种勇敢是多么愚蠢I"七男士"的大哥叫铁成钢。

    铁成钢和他们六个兄弟都不-样,只有他不是孤儿,但他却喜欢在外面流浪。

    秋天是狞猎的天气。

    这一天铁成钢带着他的六个兄弟到东山去找猎,刚打了两只鹿,一只山猫和见只兔子,忽然发现后山起了火,火头很高。段四爷的"万景山庄"就在后山。

    段四爷是铁成钢的舅父。

    他们赶到后山起火的地方,果然就是万景山庄。

    火势很猛烈却没有人救火,万景山庄上上下下七八十个人到哪里去了。

    他们冲了进去,就知道了答案。

    万景山庄连男带女,老老少少七十九口人,已变成了七十九具死尸,段四爷常用的梨花银枪已断成两截,枪头就插在他自己的胸膛上。

    但枪杆并不在他手里。

    他双手紧握,手背上青筋凸起象一条条死蛇。

    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握得这么紧?连死都不肯松手。

    没有人知道,他自已也永远再无视会说出,他死不暝目。

    铁成钢望着这张巴扭曲变形的脸,望着这双已因愤怒惊恐而凸出的眼珠,只觉得心在绞痛胃在收缩。

    他蹲下来,将他舅父的眼皮轻轻合开,然后再去扳他的手,却扳不开。

    他的手抓得太紧,他的血液已凝结,骨铬已硬化。

    火势却已逼近,烈火已将铁成钢青自的脸烤成赤红色。头发也已发出的焦臭。

    他的兄第在喊

    "快走,先退出去再说。"

    铁成钢咬咬牙,突然拨刀砍下了他舅父的两只手,藏在怀里。

    他的兄弟又在奇怪

    "你就算想看他手里抓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连他的尸体起抬出去7"铁成钢摇摇头,道"火葬很好。"

    他对自己的兄弟从无隐瞒,可是这次他并没有将心里的感觉说出来他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知道今天非但绝对无法将这里的尸体带走.连自已的性命能不能带走都很成问题。他退了出去他恶兄弟楞然望着他道"这里咱们就不管了么?"铁成钢牙咬紧,道"怎么管7"

    兄弟们道"我们至少也应该先查出是谁下的毒手?"铁成钢没有说话,他已看到三个人出现。

    三个穿着蓝布抱的道人,杏黄色的剑穗在背后飞扬,花白的胡须也在风中飞扬就象是三个久已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这三个人当然绝不会是凶手.铁成钢的心忽然沉了下去但他的兄弟面上却都现出了喜色。

    "黄山三友来了只要这三位前辈来了,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了。"一石,一云,一泉就是黄山三友。

    他们虽然是出家人但却没有出世江湖中谁都知道他们不但剑法极高,而且为人极公正,很多学剑的年轻人都将他们当做偶像."七勇士"

    一石,一云,一泉的脸色却沉重得很好象十月中黄山的阴霾。

    一泉道长忽然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云道长沉着脸,道:"我知道你们一向胡作非为,却还是想不到你们竟敢做出这种事。

    一石道长向来很少说话。

    他沉默的确就像是块石头,却比石头更硬更冷。

    七勇士中有六个人都变了颜色,并不是恐惧而是吃惊。

    "我们做了什么事?…-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泉现出怒容道"还敢说谎?"

    云厉声道"不是你们做的,是谁做的?你们刀上的血还没有搽干净"刀上的是兽血,不是人血,以黄山三友那样锐利的目光怎会看不出来?

    大家更加吃惊但铁成钢却反而变得很平静。

    因为他已看出这件事的关键已知道这件事绝没有任何人再能为他们辩自,他不愿含冤而死更不愿他的兄弟陪他而死,所以他必须冷静。

    一泉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T"

    铁成钢忽然道"这件事全是我做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一泉道"你要我放了他们?"

    铁成钢道"只要你放了他们,我一个字都不说,我保证"一石的瞳孔也收缩道:"一个都不能放走,杀1"他的剑比声音更快

    剑光闪已有一勇士惨呼着倒下去、

    七勇士并不象其他别的那些结拜兄弟,他们并非因厉害而结合,并非酒肉之友,他们之间的确有情感,有义气。其中一个人死了,别的人立刻全都红了眼。

    虽然他们自己也明知绝不是黄山三友的对手,可是他们不怕死,什么都不怕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孩子,既不能了解生存的可贵也不能了解死的恐惧铁成钢长大了

    他忽然转身,冲人了火焰。

    他临阵脱逃并不足怕死,只是不愿意这么样不明不白的死。

    他知道这一死七勇士就变成了洗劫"万最山庄"的凶手,臭名就永远也无法洗刷那真凶永远可以逍遥法外。

    他也知道黄山三友绝不会让他逃走,所以他冲入了火焰。

    石厉声道:"不能让他走,杀这五个我一个对付就已足够。"他剑光闪动纵横剑锋别过处必有鲜血随着激出。

    泉和一云也已冲冬了火焰,火势虽已接近尾声却还是很猛烈,他们花白的胡须上已沾着火星.虽仗着剑光护体,身上还是有些地方已被燃着,发出了焦臭味,黄山三友的生活向如闲云野鹤,黄山三友的风姿一向如世外神仙从来也没有如此狼狈过的。

    但这次他们却已不顾一切。

    他们为什么要将铁成钢的性命看成如此重要?

    一泉道"铁成钢你可听到了你兄弟的惨呼声?你竟不管他们?你这样算什么朋友?"没有回应.只有火焰燃烧着木头"必剥"作响。

    云已无法忍受,道"咱们还是先退出去他反正跑不了的。"铁成钢的确跑不了。

    他若逃出火场,就逃不出黄山三友的利锋。他若留在火扬就得被烧死。

    火媳灭了。

    黄山三友开始清点火场,所有的尸身都已被烧焦。

    石道"尸身多少?"

    一泉道"八十五。"

    一石的脸沉下来,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铁成钢还没有死……

    一泉点点头道"他还没有死。"

    一石道;"他不能不死I"

    一泉又点了点头,重新开始搜索。

    他们终于在瓦砖间伐到了一条地道。

    泉的脸色更难看道"他只怕已经由这地道中逃了出去。"一云道:"他是段老四的亲戚,当然到这里来过,所以知道这条地道。"一石道"追"

    一泉道"当然要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不能让他逃掉。"铁成钢伏在黑暗的荆棘丛中动也不动。

    虽然他全身已被刺伤伤处还在流血虽然他也有两三天水米未进,已娥得眼睛发花渴得嘴唇破裂。

    但他连动都不敢功。

    因为他知道有人正在外面追捕搜索,"虎林大侠"赵雄几乎已让他们下所有的弟子全都出动。

    赵雄本是他父亲的好朋友。

    铁成钢逃进这里来本想求他保护求他主持公道。

    但赵雄却宁可相信黄山三友的话,若不是他已经发觉赵雄神色不对,此刻只怕早已死在黄山三友的剑下。

    若连赵雄都不相信他还有谁能?

    江湖中还有什么人愿意为了保护他,而去得罪黄山三友。

    铁成钢的脸伏在泥土上泪浸湿了泥土。

    他有泪本不轻流,宁死也不愿流泪但现在却己伤心得几乎完全绝望.那两只已干瘪的手还在他怀里,手里握着的就是证据。

    但他却不能将这证据拿出来给别人看因力他任何人都不能信任。

    别人会将这只手拿去讨好黄山三友.会将这证据淹没,他就更死无葬身之地了晚风中传来野狗的悲呔。

    铁成钢现在就像是条野狗一样,悲苦无助寒冷饥饿。

    他其至连野狗都不如。

    他翻了个身,天上已有星光升起星光还是和以前同样灿烂美丽。

    星光总是会替人带来希望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老伯"。

    这世上:假如还有唯一个人他能信赖的,这人就是老伯。

    只有他没有别人。

    这本是个美丽的地方.风光明媚,绿草如茵躺在这里可以看到青翠的山飘动的云,也可以看到白云上,青山上那座美丽的城堡那是座古城,早已荒废,十几年前万鹏王才将它修饰一新。

    所以这古城就作了"十二飞鹏帮"的总舵总舵主"万鹏王"就住在城里,武林中绝没有人敢随意来侵犯这里的一草一本。

    现在花已凋谢草已枯黄。

    但他们并不在乎。

    只要他们能在一起他们什么都不在乎。

    是花开也好花落也好,是春天也好秋天也好,他们只要能在一起,就会觉得心满意足。

    他们还年轻相爱着。

    他才十八岁他比她大不多。

    喘息停止激情已升华。

    他躺在她怀抱里觉得风是如此温柔雨也是如此温柔。

    她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庞,对生命的美好衷心感激可是当她看到山上那庄严的城堡时,她笑容立刻消失,目中立刻充满了痛过了很久,她终于幽幽地叹了一声说道"小武你本不该这么喜欢我的,也不应该对我这么好……

    小武的手轻理着她柔滑的肩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配。"

    她眨了眨眼泪已将流,慢慢地接着道"你知道我只不过是人家的一个小丫头,我全身上下都是人家的,人家要我死,我就不能活。"小武的轻抚变成的拥抱,柔声道"黛黛,千万莫要再说这种话,只要你的心是我的我的心是你的我们什么都不必伯。"他抱的那么紧抱得她心都已溶化、

    但她的泪还是忍不住流,黯然道;"我不怕别的,只担心我们的事有一天被人家发现了。"想到那天她心里就升出一种不能形容的恐惧因为她曾经看到过她主人发怒的脸孔。

    她主人就是万鹏王。

    万鹏王发怒的时候,没有人能劝阻,

    她翻身紧拥着他,道"老爷子绝不会让我跟你在一起的,你总该知道他对下人是多么严,他若知道这件事……"他忽然用嘴封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了。

    但他的嘴唇也冰冷身子也任颤抖,道"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拆散我们,绝不会……"他停住嘴,因为他感觉到黛黛柔软的身子突然僵硬。

    他转身拾起头就看到万鹏王。

    在很多一个人面是一个神。

    若真的有神,那么身材也许比真神还耍高大,象貌也许比真神还要威严,虽然他是一手击发不出雷电却能令风云变色小武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非但能文而且武功不弱。

    但是当万鹏王的巨掌挥出时,他根中无法招架,无法闪避。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已骨头碎裂的声音。晕晕迷迷中.他听到黛黛的惊呼啼哭,也听到万鹏王慑人的话声。

    "我知道你是镇武镖局武老刀的儿子,看在他留经替我做过事,今天饶你不死,但你下次要是还敢再到这里.我将你五马分尸"万鹏王说出的话.从来没有个人敢怀疑不信.他若说要将你五马分尸,就绝不合用别的法子杀你也不会只用四匹马。

    "拾他回去,告诉武老刀,他若是想要他的儿子就不要放他出门"武老刀从此不敢放他的儿子出门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但他又怎忍看着这唯一的儿子日渐憔悴,日渐消瘦?

    他去求过情求万鹏王将黛黛嫁给他儿子,

    他得到的回答是一巴掌

    万鹏王拒绝别人只拒绝一次,因为绝没有人敢第二次再去求他。

    别人秋收的时候小武的生命己将结束。

    他不吃不喝不睡甚至连醒都不醒,终日只是晕晕迷迷的,呼唤营他心上人的名字。

    他的呼声听得武老刀心都碎了。

    他愿意牺牲一切来救他的儿子,却完全无能为力。

    他只能看着他的儿子死1

    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个人的贴子,这是他从小就认得的朋友,他们的年纪相差无几,但他对这人的称呼却是"老伯"。

    这两字,就已足够说明他对他有多么的尊敬。

    他只恨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想到这个人,世上只有这个人才是他儿子的救星。

    只有他,没有别人。

    "老伯"就是孙玉伯

    没有人真正知道孙玉伯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究竟能做什么事7但无论谁有了困难有了不能解决的困难时,都会去求他帮助他从不托词推诿,也绝不空口许诺,只要他答应了你,天大的事你都可以放在一边,因为他绝不令你失望。

    你不必给他任何报酬甚至于不必是他的老朋友。

    无论你多么孤苦穷困,他都会将你的问题放在心上,想办法为你解决.因为他喜欢成全别人,喜欢公正,他憎恶一切不公正的事,就像是祈望丰收的农人,憎恶蝗虫急于除害样。

    他虽然不望报酬,但报酬却还是在不知不觉给了他。

    他的报酬就是别人对他的友爱和尊敬,就是"老伯"这称呼。

    他喜欢这称呼,而且引以为荣。

    除了喜欢帮的人之外老伯还喜欢鲜花。

    他住的地方就是座花海,一片花城.在不同的季节中,这里总有不同的花盛开他总是任在花开得最盛的那个地方。

    现在开得最艳的就是菊花。

    所以老伯就在菊花园里接待他的宾客。

    客人们已如潮水般自四面八方涌来有的带着极丰盛的厚礼,有的只带一张嘴和一片真诚的贺意。

    老伯对他们都一视同仁,无论你是贫?是富?是尊贵?是卑贱?只要你来,就是他的客人。

    他绝不会对任何人冷落。

    尤其今天他笑容看来更和蔼可亲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站在菊花园外迎接着贺客。

    孙玉伯其实并不高,但看到他的人却都认为他是自己所见到的最高大的入他脸上带着笑容,但却没有减少他的威严无论谁都不会对他稍存不敬之心,很多人对他比对自己的父亲还尊敬。

    唯一敢在他面前出言顶撞的,就是他的儿子孙剑。

    孙剑的名字本来是孙剑如,但他觉得这"如"字有点女人气,所以就自己将"如"字去掉。

    他不愿自己身上沽着一星一点女人气。

    孙剑的确是个男子汉就象他父亲样,身材也不高,但全身都充满了劲力,永远都不会消耗完的劲力。

    他也和他父亲一样慷慨好义就算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别人穿也在所不借,但别人对他却和对他父亲不同。

    因为他姓如烈火随时都可能翻脸发作,暴躁的脾气非但时常令他判断错误,而且使他失去很多朋友。

    别人并不是不愿接近他而是对他总存有种畏惧之心。

    女人却例外。

    女人虽也怕他却无法抗拒他那种强烈的吸引力,很多女人只要被他看过服,就会情不自禁地向他献身。

    现在孙剑也站在菊花园外陪着他父亲迎接着宾客,他神情显得有点不耐烦因为他已在这里站了很久。

    幸好这时已到了晚宴的时候,该来的人大多已来了。

    宾客中有许多陌生人,其中有一个是衣衫朴素面容冷漠的少年他带来了份既不算轻,也不算太重的贺礼。

    孙家父子却不认得他这没关系,老伯喜欢朋友,他这里的门户就是为陌生人开着。只要来他就欢迎。

    何况这陌生的少年既不讨厌孙家父予都觉得他顺眼,孙剑甚至还愿意和他交个朋友。

    所以特地瞧了瞧礼单上写着的名字"陈志明"

    很平凡的名字。

    孙玉伯突然问道6你听过陈志明这名字没有?"

    孙剑道"没有"。

    孙玉伯皱了皱眉道"这两年你常到外面去走动,怎么会没听过这名字?"孙剑道"他绝不是著名的人"

    孙玉伯道"奇怪,橡这么样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是无名之辈?"孙剑道"也许他运气不好。"

    孙玉伯沉吟着,道:"等会你去问问律香川也许他知道。"孙剑道:"好。"

    他虽然答应了,却没有去问。因为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他们很快就将这件事忘记了。

    就算孙剑没有忘记,也未必去。

    他不喜欢律香川他认为律香川有点像是女人。

    但他若知道这少年是谁?是为什么来的?情况也许就完全不同,那么有很多可歌可泣,令人热血沸腾,热泪盈睡的事,以后也许就不会发生。

    这陌生的少年真名字并不叫"陈志明"

    他是来杀人的杀的就是孙玉伯。

    他真正的名字是:孟星魂。

    孙剑若是问过了律香川,律香川一定就会去将这陌生少年的来历调查清楚不调查出结果来,他绝不会放手。

    律香川并不像女人他比女人更好细更小心,更谨慎。

    他和孙剑恰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他们的外貌也完全不同.

    孙剑相貌堂堂,浓眉大眼,身上的皮肤已晒成了紫铜色,他眼睛瞪着你的时候你绝不会去看别人,也没法子再去看别人。

    律香川却是个脸色苍白,文质彬彬的人所以别人往往会低估了他的力量。认为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种错误不但可笑,而且可怕

    律香川不但是孙玉伯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武林中三个最精于暗器的人之一,尤其是属于机簧一类的暗器天下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他。

    他从来不用兵器他不必。

    一个全身都是暗器随时随地,无论在任何角度都能发出暗器的人,不必再用任何兵器,孙玉伯看到篮子里的瓜和葡萄,就知道张老头来了。

    每年这个时候,张老头都不会忘记将田里最大的瓜果送来。

    他年辛劳,难得有空闲,更难得有享受只有到这里来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放松自己,享受到他在别的地方从未享受过的美食和欢乐。

    所以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满怀兴奋,但这次一见到孙玉伯他就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孙玉伯将他带进书房,递给他一筒烟和一杯酒先要他设法平静下来。

    书房是老伯的禁地,在这里无论说什么都不必怕别人听到他将张老头带来这里。

    因为他知道他的老朋友必定有许多痛苦要叙说。

    他也知道个人要向朋友诉说痛苦要求帮助是多么困难。

    张老头终于说出那段可怕的遭遇,听完了之后,他脸色也已发虽然他并没有答应要做什么,但是张老头知道他一定会将这件事做得完全公正,一定会让那两个畜牲得到应有的教训?武老刀离开书房的时候心情也和张老头一样满怀欣慰和感檄。

    方幼苹也是如此,无论谁来到这里,都不会失望。

    然后是几个来借钱.等他们都满意走了后律香川才走进书房他知道老伯这时候必定对他有所吩咐。

    孙玉伯的命令一向很简短。

    "叫几个人三天以后去徐家堡,不必要江家兄弟的命,但至少要他们三个月之内起不了床。"律香川沉吟了半晌道"要文虎和文豹去好不好?他们对这种事有经验。"孙玉伯点了点头说道"毛威便要孙剑去对付。"律香川笑了他知道老伯的意思。

    老伯要孙剑去对付一个人,就等于宣布了那人的末日。

    孙玉伯又道"但十二飞鹏邦那里却要你自己去一趟万鹏王是个很难惹的人,我希望你去的时候能把那小姑娘也一起带走。"他只发令不解释.他只要你去做那件事.而且一定要做成功,你无论怎么样去做,那是你自己的事了。

    律香川当然知道任务是多么艰难,但面上却丝毫没有露出难色任何人都知道他愿意为老伯去做任何事。

    老伯将最困难的事留给他做这就表示看得起他。

    想到这一点他目中不禁露出感激之色。

    老伯仿佛已看到了他的心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你也是我的儿子。"律香川好不容易控制自己心里的激动,道"韩棠来了,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要亲自向老人家道别。"听到"老伯的脸突然沉了下来,道"他不该来的!"律香川没有说话,也无法说什么就连他都不知道韩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和老伯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很少见到韩棠,但只要一见到这个人,他心里就会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般寒意。

    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乾棠并不野蛮,并不凶恶.只不过眉目间仿佛总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漠之意无论谁都没法子和他亲近。

    他自然也不愿和任何人亲近随便在什么地方.他都是站得远远的若有人走近他七尺之内,他立刻就会走得更远些。

    除了在老伯的面前,也从来没有人见他开过口。

    甚至在老伯面前他都很少开口他好象只会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意思。

    律香川看得出他对老伯并没有友爱,只有尊敬,每个人都是老伯的朋友,只有他不是。

    他仿佛是老伯的奴隶。孙玉伯沉默了很久终于叹了口气道"他既来了,就让他进来吧。"韩棠一走进书房就跪了下来吻了吻老伯的脚。

    这种礼节不但太过份而见很可笑。

    但韩棠做了出来却没有人会觉得可笑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令人觉得可笑。

    因为他只要去做一件事,就全心全意做那种无法形容的真诚不但令人感动往往会令人觉得非常可怕。

    孙玉伯坦然接受了他的礼节并没有谦虚推辞这也是很少见的事,老伯从来不愿接受别人的叩拜,律香川一直不懂他对韩棠为何例外。

    老伯道"这一向你还好?"

    韩棠道"好。"

    老伯道:"还没有女人?"

    韩棠道:"没有。"

    老伯道"你应该找个女人的……

    韩棠道:"我不信任女人。"

    老伯笑笑,道:"太信任女人固然不好,太不信任女人也同样不好女人可以使男人安定。"韩棠道:"女人也可以使男人发疯。"老伯又笑了,道:"你看到了小方?"韩棠道"他没有看到我。"

    老伯慢慢地点了点头,仿佛表示赞许。

    韩棠忽然又道"就算是有人看到我,也不认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冷摸的眼睛里才有了一点表情,那是种带三分讥消,七分萧索的表情。

    律香川从未在别人眼中看到过这种表情。

    老伯道"你可以走了,明年你不来也不妨,我知道你的心意。"韩棠垂下头,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明年我还要来,每年我只出来一次。"老伯面上忽然露出同情之色只有他知道这人的痛苦。

    但却无法相助也不愿相助。

    这一点他深深引为自疚他不愿见到韩棠也正是这缘故。

    韩棠已转过身慢漫地向外走。

    律香川忍不住道"我房里没有人,你若愿意留下来喝杯酒我陪你。"韩棠摇摇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走了出去。

    律香川苦笑,他忽然发现老伯在盯着他,目光仿佛很严厉。

    老伯对他很少这么严厉,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件事,却不知做错了什么,近来他已很少做错任何事。

    老伯忽然道"你很同情他?"

    律香川垂下头,又点点头。

    老伯道:"能同情别人是件好事,你可以同情任何人,却不能同情他。"律香川想问为什么?却不敢问。

    老伯自己说了出来道"因为你若同情他他就会发疯。"律香川不懂。

    老伯叹了口气道:"他本来早就该发疯了的甚至早就该死了,直到现在他还能好好地活着,就因为他觉得世上的人都对他不好。律香川还是听不懂,终于忍不住问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以前做过什么事7"老伯脸色又沉了下来逼"你不必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有很多事你都不必知道。"律香川垂首道"是。"

    老伯忽又长长叹了一声道"但我不妨告诉你☆他做过的事以前绝没有人做过以后只怕也没有人能做"律香川垂著头,正想退出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声,还有人在惊呼屋内后花园闯来了个怪物。

    闯入花园来的不是怪物是铁成钢只不过他看来的确很可怕。

    他全身上下几乎已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他头发大半都己被烧焦,脸也被烧得变了形,一双服晴,赤红如血嘴唇干裂得就象是久旱的泥土。

    他闯进来的时候正如一只被猎人退逐的野兽,咽喉里发出一声喘息与嘶减几乎没有人能听出他呼喊的是谁。

    他喊的是"老伯"。

    那时孙剑正在和"四方镊局"胡总源头带来的一个女人使眼他不知道这女人是谁,只知道这女人不是胡老二的妻子,也不是个好东西,而且一直在对他暗送秋波。对这种女人的诱惑他从不拒绝这女人的诱惑简直是种耻辱,正在想用个什么方法将她带到没有人的地方。就在这时,他看到铁成钢,他已认得铁成钢很久但现在却几乎完全不认得这个人了。直到他冲过去,扶起他,才失声惊呼道;"是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他挥手,要酒。酒灌下铣成钢的咽喉后,他喘息才静了些,却还是说不出话。

    孙剑看出了他目中的恐惧之色.道"不用怕到了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怕了在这里绝没有人敢碰你一根毫毛"这旬话刚说完,他就听见有人谈淡道"这句话你不该说的。"说话的人是一泉道人,黄山三友已追来了。孙剑道"不行"一泉道"你也许还不知道他是个杀人的凶手而且杀的是他自己的舅父。"孙剑沉声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朋友而且受了伤只知道他信任我,所以才会到这里来所以谁都休想将他带走。"泉沉着脸冷冷道"找你的父亲来我们要跟他说话。"孙例额上青筋凸起道:我父亲说的话也一样就算天王老子也休想从这里带走我们的朋友。"一泉怒道"好大胆你父亲也不敢对我们如此无札"突听一人道"你错了,他的无礼是遗传,他父亲也许比他更无说话的人语声虽平静却带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

    泉道"你怎知……"

    孙玉伯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就是他父亲。"一泉怔了怔,他只听说过"老伯"的名字并没有见过。

    一云道"孙施主与贫道等素不相识所以才会如此说话。"孙玉伯道"无论你们是谁,我说的话,都一样。"一泉变色道"久闻孙玉伯做事素来公道今日怎会包庇凶手9"孙玉伯道:就算他是凶手业得等他伤好了再说何况谁也不能证明他是凶手。"一云道"我们亲眼所见难道会假7"

    孙玉伯道"你们亲眼所见,我并未见到,我只知他若是凶手就诀不敢到这里来"没有人敢欺骗老伯。

    无论谁欺骗了老伯,都是在自掘坟墓,一云大叫道"你连黄山三友的话都不信?"孙玉伯道"黄山三友是人铁成钢也是人在这里无论谁都一样有权说话,我要听听他说的。"铁成钢忽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他们才是凶手,我有证据,他们知道我有证据,所以才一定要杀我灭口"孙玉伯道"证据在哪里?"

    铁成钢挣孔着往怀中取出一双手双已干瘪了的手。看到这双手黄山三友面上全都变了颜色。一石突然尖声道:"杀人者死,用不着再说,杀"他的剑一向比声音快,剑光一闪已刺向孙玉伯的咽喉。一泉和一云的剑也不慢,他们剑锋找的是铁成钢和孙剑.老伯没有动,连手指都没有动。别的人脸上已露出惊怒之色,几乎每个人都想冲过来。用不着他们冲过来,根本用不着。一石的剑刚刺出,就战落在地上。

    他握剑的手臂上已钉满了暗器,三四十件各式各样的暗器,只有一点相同之处,那就是它们的速度。

    一石甚至没有看到这些暗器是从哪里来的只看到一直站在孙玉伯身后的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人仿佛抬了抬手。

    暗器忽然间就已刺入了他的手臂。

    他甚至连疼痛都没有感觉到,因为他这条手臂突然间就完全麻木。

    孙剑的人似已变成为怒狮,向一泉扑了过去就好象不知道一泉的手里握着剑不知道剑是可以杀人的。

    他怒气发作的时候前面就算有千军万马,他也敢赤拳扑过一泉从未想到世上竞有这么样的人,一惊,手里的剑已被一只手抓住。一只有血有肉的手。

    "格"的,这柄百炼精钢铸成的剑,已断成两截。

    孙剑的手上也在流血。

    流血他不在乎,只要将对方打倒他什么都不在乎I连旁边的一云,都被吓呆了手里的剑馒了一慢。

    这种人手里的剑当然不会太慢就在这刹那间不知从哪里冲过人来。谁也没有看清他长得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只看到他穿着一身暗灰色的衣服。

    但每个人都听到他说了一句话九个宇

    "谁对老伯无礼,谁就死"

    这九个宇并不要很长的时候但九个字说完,黄山三友就变成了三个死尸,就在这人冲过来的那一刹

    他冲过来的时候,左手的匕首已刺人了一泉的胁下。

    巴首刺入。手立刻松开。

    一泉的惨呼还未发出,这只手已挥拳反击在一石的脸上。

    他拳头击碎一石的鼻子的时候,也就是他右手抓住一云腰带的时候。

    一云大惊挥剑但剑还未削出,他的人已被抡起摔下。

    他的头恰巧摔在一石头上。几乎每个人都听得见他的头骨撞碎时发出的声音而那种声音本来只有在地狱中才能听到的。

    还是没有人能看到这灰衣人的面目。

    他右手抡起一云的时候左手已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他脸上立刻染上了从一石鼻子里流出来的血。

    其实他根本不必这样做。大家全已被吓呆了哪有人还敢看他的脸。

    来到这里的大多是武林豪杰,杀两三个人对武林豪恋说亲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但大家还是被他吓呆了。

    杀人并不可怕,可伯的是他杀人的方法-迅速、准确、残酷。

    从没有人杀人能如此迅速、准确、残酷

    铁成钢带来的那双干瘪了的手里抓着的是中段杏黄色的剑绦,一块青蓝色的布上布上还有个黄铜的扣子。

    丝绦正和黄山三友剑上的丝绦一样,碎布当然也和他们所穿的道袍质料相同。但这些并不重要他们是不是凶手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谁对老伯无礼,谁就得死?"

    这句话谁都不反对,也不会忘记。孟星魂更难忘记。

    就在黄山三友断气的时候孟星魂离开了老伯的菊花园。

    他已不必再留下去。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事已足够说明孙玉伯是个怎样的人他杀人的第一步,就是先设法去知道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至于别人的事都可以等到以后慢慢才知道他并不着急。

    现在,距离高大姐给他的期限还有一百一十三天。

    现在他杀人行动的第一步已开始。  
下一章:第 02 章
上一章:第 01 章(1)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