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流星蝴蝶剑 >

第 28 章

    信封是普通的那一种,薄薄的,份量很轻。

    信封上并没有写什么,里面也没有信。

    但这信封却并不是空的。

    律香川将信封完全撕开时,才看到了一丛细如牛毛般的针。

    这正是他的独门暗器七星针,正是他用来对付老伯的一筒七星针。

    他认得这一筒针,因为这种暗器他从未用过第二次。

    现在这一简针竟又赫然回到他手里!

    他忽然觉得全身冰冷,厉声喝明道:送信的人呢?"于宏道:"还在外面等着。"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全,就已经看见律香川的身子横空掠起。

    就在这时,他己听到了墙外传来人的惨叫声。

    墙外的埋伏每三人分成一组。

    三个人中,一个是用刀的好手,一个擅射箭的好手,另外一个用的是钩镰枪。

    于宏用的是刀。

    他听到的惨叫声,正是他同组的伙伴发出的。

    呼声尖锐而短促。

    律香川条人影正从墙外向远方窜了出去。

    那显然一定是送信来的人。

    可是律香川并没有追过去.反面将身子用力收缩,凌空纵身,又落回墙头。

    墙脚下有一柄折断了弓,和一极折成三截的钩镰枪。

    两个人都己伏在地上,头颅软软的歪在旁,脖子仿佛已被折断。

    律香川这次带来的人,虽然并不能算是武林高手,但也绝没有一弱者。

    送信来的这人竟能在一瞬阎拍断他们的脖子,并且扬长而去律香川凝视着远方的黑暗,忽然目中似又露出一线恐惧之意。

    他没有追,仿佛生怕黑暗中有某一个他最畏惧的人正在等着他过了很久,他脸色才渐渐恢复平静轻轻跃下。

    高老大已在墙下等着,目光带着在三分谅讶,七分疑惧。她轻轻问道:送信来的是谁?"律香川摇摇头、

    高老大道"送来的那封信呢?"

    律香川馒慢地伸出了紧握着的手,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摊开。

    掌心有团握皱了的纸纸包里有七根中毛般的银针:

    高老大皱了皱眉,道"这是什么?"

    律香川道"这是我用的七星针"

    高老大进"是你的独门暗器?"

    律香川点点头。

    高老大道"既然是你的暗器,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律香川双手又紧紧握起,抗声道"但这暗器本来是应该在老伯脊椎里的。"高老大的脸色也变了连呼吸都已停止。

    老伯若已被埋在井底,这暗器怎会回到律香川手里来?过了很久,高老大总算才吐出这口气,道莫非他已不在下面?"律香川咬紧牙,点了点头。

    高老大道:"可是.."可是他既巳逃了出去,为什么又要将这针送回来呢?他这是什么意思?"律香川的脸色在夜色中看来惨白如纸,又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我明白他的意思。"高老大道:"你明白?"

    律香川道:"他的意思则想告诉我,他并没有死而且随时随刻都可以回来找我"高老大道"他为什么要叫你提防着呢?你若不知道他还活着,他来暗算你岂非更容易些?"律香川道:"他就是要我时时刻刻地提防着他,要我紧张,要我害怕…。他就算要我死,也不会要我死得太容易!"他忽又笑了笑,道"可是我绝不会上他这个当的,绝不会。"他继续笑道"可是我绝不会上他这个当的,绝不会。"他虽然在笑,可是他的脸卸已恐惧和紧张而扭曲!

    高老大目光也征凝视着远方的黑暗,目中也露出了恐惧之色,轻轻道"他若真的回来了,要找的人就不止你一个。"律香川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地要找的人当然不止我一个。"高老大看着他,忽然握住了他的手。

    两只冰冷的手,立刻紧紧握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从来也没有如此接近过,但这时恐惧却使得他们不能不结合在一起。

    夜已很深,远方一片黑暗。

    他们所恐惧的那个人,究竟什么时候会来T

    有谁知道?

    谁也不知道。

    盂星魂更不知道。

    现在他神智己渐渐晕迷,忽然觉得有说不出的疲倦,只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可是他也知道这睡着,永远不会醒来了。

    他挣扎,勉强睁开着眼睛,但眼皮越来越重,重得就像铅。

    死亡已在黑暗中等着他,

    直到他知觉几乎已完全丧失时,嘴里还反反复复地在说着一句话:小碟,我对不起你"…/盂星魂突然惊醒。

    他是被一阵急促的敲击声惊醒的,听来那就是骤雨打着屋顶的声音。

    开始时他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海滨的小屋里。

    窗外密雨如珠,床上的被单虽陈旧,却是刚换过的。

    他正躺在床上,紧拥着他爱妻光滑柔软的胴体,倾听着雨点落在屋顶的声音-那声音听来就像是音乐。

    只要有她在身旁,天地间每种声音,听来都如音乐。

    风正从窗户进来,吹在他脸上,清凉而舒适。

    他突然张开眼睛。

    没有雨,没有窗子,也没有他心爱的人。

    但却有风。

    风竟是从那本已被封死的铁管中吹进来的。敲打的声音也同样从这里传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人又要为他挖坟墓?

    他想不通。更想不出有谁会来救他。

    但却的确有风。那不但使他渐渐清醒,也使得他精神渐渐振奋。

    他感觉一种新生的活力,又随着呼吸进入他身体里,血管里。

    死亡已离他远去。

    他摇了摇自已的手,好角要澄清这并不是梦,想着正要坐起。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点火光亮起,接着,他就看到一个人从水池里伸出头来。手里高高举着火折子。

    一个陌生人。

    他当然有些惊讶这陌生人神色却更慌。眼珠子溜溜地四下一转,只看了一眼就又匆匆钻回水池里。

    过了半晌,他就听到一种陌生的声音从那通风的铁管中传进来。

    "里面只有一个人。"

    盂星瑰忽然笑了,他忽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等着。

    并没有等太久,他就又看到个人从水池里钻出来。

    这人并不陌生。

    律香川己从水池中跃出,站在床前☆而且已用防水的火折子燃起了灯。

    他脸上虽然还带着微笑,但看起来已远不及平时那么温文尔雅,容光焕发了。

    无论谁一身水淋淋的时候,样子都不会太好看的。

    盂星魂却很喜欢看到他这样子,所以眼睛始终盯在他身上。

    律香川的眼睛却在四面移动着。

    一个人样子很狼狈的时候,非但不愿意被人看见,也不想去看别人。"盂星魂忽然笑了笑,道:"你在找谁?"

    律香川只好回头看着他,也笑了笑,道"你瞧我是来找谁的?盂星魂

    律香川道"为什么不会,这里除了你之外,还会有什么人?盂星魂道"你知道老伯不在这里?"

    律香川笑笑。

    孟星魂笑笑道:"你当然已知道他不在这里,才敢下来,可是你怎么知道的呢?"律香川没有回答。

    他一向拒绝回答对他不利的话。

    所以他又朝四面看了看,走以床前,在床上按了按,又走过去,撕上条盐肉尝了尝,皱着眉头喃喃道"床太硬,肉也太咸,我若是他,☆定会将这地方弄得舒服些"盂星魂笑笑道"他用不着将这地方弄得太舒服些。"律香川道:"为什么?"

    孟屋魂道"因为他绝不会在这地方耽得太久的"律香川霍然转身,盯着他的脸,过了半晌,忽又笑道"你好像很佩服他?"孟星魂道:"我的确很佩服他,可是,最佩服他的人不是我。律香川道:"哦?"

    盂星魂谈谈道"最佩服他的人是你,所以你才怕他,就因为怕他,所以才想干掉他。"律香川虽然还在笑,笑得却很勉强。

    盂星魂道"你难道不承认?"

    律香川忽然四了口气,道"我承认,能骗过我的人并不多……

    盂星魂道,"一心想骗朋友的人,自己迟早也有被骗的时候,这句话你最好永远记住。"律香川道:"这句话是谁说的"

    孟星魂道,"我。"

    律香川冷笑道"但你自己岂非也同样披他骗了?"孟星魂道"不错,我也被他骗了,也上了他的当,但这样的当我情愿再上几次。"律香川目光闪动,道:"你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已上了当的T"盂星魂道:"一走进来我就知道了。"

    律香川道:"你也已想通了这是怎么回事?"

    孟星魂点点头。

    律香川叹息了一声,道:"你可不可以重头说给我听听?"盂星魂道"可以。"他胜上的表情仿佛很奇特,忽又笑了笑,接着道:就算你不想听,我也非说给你听不可。"律香川道"我在听着。,

    其实没有人能比他对老伯这计划了解得更清楚,但他的确还是在仔细地听着。

    因为在他这一生中,从来也没有受过如此惨痛的教训,所以这件事的每一中细节他都希望能知道得更详细更清楚。

    他希望永远也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盂星魂道:这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是谁,你知道么?"律香川道"我知道,是凤凤。"

    盂星魂道"不错,假如这也是出戏,戏里的主角就是风风,不是你。"律香川淡淡道"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每一出戏里都是当主角。"盂星魂道"只可惜她这次扮的却是个很悲惨的角色,不但悲惨,而且可笑。""悲惨"和"可笑"并不冲突,因为这两种结果本是同一原因造成的--愚蠢。

    愚蠢可以使一个人的境遇悲惨,也可以使他变得非常可笑。

    盂星魂道:"凤凤也许并不能算很愚蠢,只不过她太相信自已,也太低估了老伯。"律香川叹了口气,道:"愚蠢的人总是喜欢自作聪明的1"孟星魂道她以为她骗过了老伯以为老伯已被她迷住,却不知老伯早已看破了她的用心,所以才故意放走了。"律香川叹通:"我本就在奇怪,老伯怎么会信任一个她那样的女人?"孟星魂道"老伯故意让她相信已将最后一注押在飞鹏堡,再故意让她将秘密泄露给你,那时非但她完全深信不疑,连我都相信律香川冷冷道"但老伯为什么要骗你,难道他也不信任你?"孟星魂道"不过,他这样做是要使得这件事看来更真实,因为我若已知道他的计划,态度一定变得会有些不同,你当然立刻会看出来的。"律香川道:"要骗过你好像也不容易。"

    孟星魂说道"我刚才若未发现从这通风铁管中,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到现在也许还不明白这件事。"律香川道;"哦?"

    孟星魂道:"我还未找到这里的时候,老伯已将凤凤放出来了,那时她当然觉得很得意,一个人得意时总忍不住会笑的!"律香川道:你听到她在笑?"

    孟星魂道:"我若末听到她的笑声,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现老伯藏在这里。"律香川叹道:"这又给了我个教训,一个人最好永远都莫要太得意。"盂星魂道:"那时老伯就算真的被她骗过了,他已经从这铁管中听到她得意的笑声,第二次又怎会再放她走呢?"律香川道:"所以你才能确定,老伯一定是故意放她走的?"盂星魂道"不错。"

    律香川道:"你不了解老伯的用意。所以又将她押回来了。"孟星魂道、但老伯还看到当时我将她押了回来.心里一定在怪我多管闲事,可是,他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律香川淡淡道"也许那时他就已经想到怎么样来利用你,只要可以被他利用的人,他一向都非常欢迎的。"孟星魂笑道:"很对。"

    律香川冷笑道:"奇怪的是有些人被他利用了之后,居然还好像很得意……

    孟星魂道:"我本来就得意。"

    律香川道"你得意什么?"

    孟星魂道:"因为我现在总算已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了,你却还蒙在鼓里。"律香川道;"哦?"

    盂星魂道"你知不知他这计划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津香川沉吟着道他要我相信他还躲在这里,要我动用全力到这里来对付他,他才能乘机赶到飞鹏堡去会合等在那边的人,因为他只有将最后一份力量保存下来,将来才有反击的机会。"盂星魂道"你认为真有那么多人在飞鹏堡外等着?"律香川道绝不会没有。"

    他说得很肯定。

    因为他知道老伯每次决战之前,都计划得十分仔细周密,不到万无一失时,绝不会出手。

    飞鹏堡那边若没有人等着从后山接应.老伯就绝不会亲自率领十二队人自正面攻击。

    孟星魂道你认为那些人不管有没有接到老伯的讯号,都会在初七的正午发动攻击?"律香川道:"那只因为老伯早巳和他们说好了在初七的正午动这次他说的口气已没有那么肯定了。

    孟星魂道:你认为老伯真的早就和他们说定了,难道他就完全没有镇重考虑到临时会发生意外?他是不是个如此粗心大意的人?"律香川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孟星魂淡淡道:你总该知道,这战对他的关系多么重大,他怎么会下如此草率的决定?"☆、律香川的脸色已有些发青,过了很久,才缓缓道,"那么你认为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盂星魂道:"他的意思,就是要你到这里来找我!"律香川道:"我还是不懂。"

    孟星魂道"他算准了我会在半途被你拦截,我一个人孤单难鸣,自然难免会落在你们手里。"律香川:"还有呢?"

    孟星魂道"他算准了你们会逼我到这里来,逼着我下手去杀他。"律香川道"他认为我能够用什么法子来胁迫你?"孟星魂目光现出忽意,冷笑道:"用小蝶。用高老大,你这人本就什么手段都用得出的。"律香川道"他是不是也算准了你一下来,我就会将这口井封死?"孟星魂道"也许!"

    律香川道:"他还算准了什么?"

    孟屋魂道"他还算准了你一定会将这口并重新挖开,一定会自己下来找他,因为他一定有法子让你知道他已不在这里。你既害怕,又怀疑,当然非亲自下来看看不可。"律香川突然冷笑,道:"照你这么说,他算出来的事倒真不少"盂星魂道:"的确不少。"

    律香川冷笑道"你以为他是什么?是个活神仙?"孟星魂淡淡道:"不管他是不是这么厉害的,我只知道至少有一样事他没有算错。"律香川道"什么事?"

    孟星魂盯着他,一字字道"他算准了只要你一下来,我就不会再让你活着上去。,律香川脸色似已忽然变了。

    孟星魂道:别的事你信不信都没关系,这一点却非相信不可!"律香川也在盯着他,惨白的脸色在黯谈的灯光下看来,就像是理着个纸糊成的面具,虽然全无表情,却显得更诡密可怕。

    孟星魂的脸色当然也不好看。

    他已坐了起来,正盘膝坐在床上,一只手按着被单,一只手按着枕头。

    这样子坐着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无论谁坐在床上,姿势都会跟他差不多。

    奇怪的是,大敌当前,他怎么还能这样子舒舒服服地坐着"只有他自已知道,坐着不但比躺着好,也比站着好。

    若是站在那里,就无异全身都暴露作律香川暗器的目标,但坐着时却可以将自己的身子缩小到最低程度。防守的范围总是越小越好的。

    何况,到了必要时,这枕头就是他抵抗暗器的盾牌,这被单就是他攻击的武器。

    内家"束衣成棍"的功夫,他虽然并没有练过,但一个像他这种终生以冒险为职业的人,无论任何东西到了他手上,都是武器。

    律香川一直在仔细观察着他,就像是一个训兽师在观察着笼中的猛兽。

    他的表情冷静而严肃,盂星魂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他都绝没有错过孟星魂也正以同样的冷静的态度在观察着他。

    那情况又像是两匹狼在笼中互相窥伺,互相等着对方将弱点暴露,然后就一下于扑去咬断对方的咽喉。

    也不知过了很久,律香川忽然笑了接,道"看来你的确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盂星魂道:"哦?"

    律香川道:"你不但很懂得隐藏自已的弱点.而且很沉得住孟星魂道"哦?"

    律香川道:"可惜你已犯了致命的错误,错得简直不可原谅。"盂星魂道"哦?"

    律香川道"你对付我这样的人,本不该采取守势的,因为我最可怕的一点是暗器,所以你就该先发制人封住我的出手。"孟星瑰凝视着他,侵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本该抢先出手的,可是我不能这样做。"律香川道"为什么?"

    孟星魂道:"因为我的腿受了伤,动作已远不及平时灵活,若是抢先出手,一击不中,情况就可能比现在更危险。"律香川道"你没有一击就中的把握?

    盂星魂道6没有,对付你这样的敌手,谁也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律香川道"所以你不敢冒险?"盂星魂道:我的确不敢。"律香川忽又笑了笑,说道:"其实你根本不必要对我说实话孟星魂道"你本来也不必提醒我的错误,我犯的错越大,对你岂非越有利。"律香川道"我提醒你的错误,只不过想诱你先出手。"盂星魂道:"你失败了。"

    律香川也慢慢地点点头,道"我失败了。"

    直到现在为止,他们的态度还是很拎静,极端冷静,绝不冲动,绝不烦燥。

    但极端冷静也是种可怕的压力。

    幸好这秘室中没有第三个人,否则也许会被这种奇特的压力逼得发疯。

    又过了很久,孟星魂忽然也笑了笑,道:"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你是个很可怕的对手。"律香川道"多谢。"

    盂星魂道:"你不但也很沉得住气,而且很懂得压迫对方,使对方自己将弱点暴露。"律香川微笑道:我杀人的经验也许并不比你少。"孟星魂道"但现在你已知道我的弱点,为什么还不出手7律香川道:"因为你就算有弱点,也防守着很好,防守有时比攻击更难,你防守的能力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好得多。"盂星魂道"可是你的暗器"……"律香川道"我的暗器虽利,可用对付你,同样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一盂星魂道,你用不着有一击必中的把捏.一击之后你还可再击"律香川道:"你又错了。"孟星魂道:哦?"

    律香川道"高手相争只有第一击才是真正可以致命的击,一击之后,盛气已衰,自信之心也必将减弱,再击就更难得手。,孟星魂道所以你在等着我再出手。"律香川道:哦一向很沉得住气。"盂星魂又笑,道:"你不妨再等下去。"律香川道:我当然要继续等下去,等得越久,对我越有利。"盂星魂道"哦7"

    律香川微笑道"你知不知道你那高老大也来了z"盂星魂道:"不知道。"

    律香川道她若久久不见我上去,一定也会下来看看的……

    他微笑着,悠然接着道她就算不会助我出手,但有她在旁边,你一定会觉得很不安的,那时我机会就更大了。"盂星魂的眼角又开始跳动,但脖子却似已渐渐僵硬。

    律香川盯住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其实高老大一直对你不错,我也一直对你不错。只要你愿意做我的朋友,我立刻就可以将过去的事全部忘记."孟星魂道:"但我却忘不了。"

    律香川道:"你忘不了的是什么?"

    孟星魂道:"忘不了你那些朋友的下场"律香川叹了口气道,所以你还是决心要杀我?"盂星魂道:"不是要杀你,是要你死。"

    律香川道:"那又有什么不同?"

    孟星魂道:我没有把握杀你,但却有把握要你死律香川道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孟星魂道"我的意思,就算你杀我的机会比较多,我还是可以要你陪着我死.无论我是死是活,反正你都已经死定了。"他说话的态度还是很冷静,每个字都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来的,而且确信自已说出了之后,就定能做到。

    律香川目中露出了一丝不安之色,勉强笑道"但你还是不敢先出手"盂星魂道:"不错。"

    律香川道:"我并不想杀你,你既然不敢先出手,我就可以走。,孟星瑰道:"你可以走.。

    律香川道:"你若想拦阻我,就势必要先出手,只要你一击不中,我就可以立刻置你于死地,那时你就绝没有法子再要我陪你死了"孟星魂谈谈道"不错,你走吧,我绝不拦你,但你也莫要忘了,这里只有一条退路……

    他的态度很冷静,慢慢地接着道:"你退的时候,我绝不拦你,但只要你一跃入水池中,我就会立刻跟着跳下去,在水池里,你更连一分机会都没有……

    律香川冷笑道"你怎知道我水里的功夫不如你。"盂星魂道;哦不知道,所以你不妨试试."

    律香川看着他,瞳孔突然收缩,鼻尖似也已沁出汗珠盂星魂脖子上紧张的肌肉松弛,微笑道:"我固然不敢冒险,但你却更不敢,因为你的命现在比我值钱得多."律香川半垂下头,目中露出一丝狡黠恶毒的笑意,道:"你认为我的命比你值钱,所以比你怕死,但我却知道有个人的看法和你不同。"盂星魂道:"谁?"

    律香川道:小蝶.孙小蝶。"

    他抑面而笑,接着道"在她眼中看来你的命一定比谁都值钱得多,你忍心抛下她死么?"小蝶这名字就像是一根钉子,忽然被重重地敲入盂星魂的心里。

    他的心一阵阵发痛,痛得连眼泪都几乎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天上地下,绝没有任何事比这名字更能打动他。

    绝没有。

    所以就在这时,律香川已出手!

    任何人都知道律香川最可怕的武功就是暗器.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用暗器.

    他忽然一把抓佳了铺在床上的垫被,用力向外一拉。

    坐在被上的盂星魂立刻就仰面倒下.

    律香川已闪电般出手,抓住他的足踝,用力向外一击连他自已都未想到一个人踝骨碎裂的声音听来如此刺耳。

    但就在这时,孟星魂手里的被单也挥出,蒙使了他的头。

    接着,盂星魂的身子也已弹起,用头顶额角猛撞他的鼻梁。

    他也仰面跌倒,冷汗随着眼泪同时流下。

    孟星魂咬紧牙关,从床上跳下,压在他身上,挥拳痛击他胁下的肋骨。

    这些拳头无论哪一击都足以令人立刻晕撅。

    但这两人却仿佛天生就有这种野兽般忍受痛苦的本能。两人的骨头虽已都被对方打断了很多根,但还是互相纠缠着,不停地殴打-谁也想不到刚才那么冷静的两个人,忽然问全都变成了野兽——这是不是因为他们心里隐藏的仇恨在这一刹间突然全都发作?

    律香川忽然一拳击在盂星魂小腹上。孟星魂跟跪后退全身都已随着胃部收缩整个人都缩在床角。

    律香川鼻孔里流着血,喘息着,还想扑过去,却已几乎精疲力竭、盂星魂也已不再有余力反击,却还在挣扎着,嘶声道:"我说过,我死,你也得陪我死。"律香川咬着牙,狞笑道:"你为什么如此恨我?难道只因为小蝶的儿子是我的?——你可把小蝶抢走,但却抢不到我的儿子……

    孟星魂已愤怒得全身发抖。

    "你若想要别人死自已就得保持冷静,否则你也得死"很少有人比盂星魂更明白这道理,但这时他自已却已完全忘律香川为什么也忘了?

    难道在他心底深处,也是爱着小蝶?——还是在他失去小蝶后,才发现自已是爱着她的?

    所以他心里的仇恨也和孟星魂同样深。

    两人咬着牙,瞪着对方,野兽般喘息着,只要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分,就要向对方扑过去。

    但就在这时候,他们忽然同时听到一声叹息。

    已有人无声无息地从水池中钻出来,就像是鱼一般轻,鱼一般滑,甚至逐水花都没有被他激起、无论谁一生中,都很难见到一个水姓如此精妙的人。

    一个陌生人。

    一个很胖的陌生人。他浮在水上时,身子里好像已吹满了气。

    他正摇着头叹着气道:"两个一辈子都在练武的人,打起架来居然像两条野兽一样,你们自已难道就一点也不觉得惭愧?"律香川忽然也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实在很惭愧,惭愧极他虽然在叹息着,但眼睛里却又发出了光。

    盂星魂忽然发现他一定是认得这个人,非但认得,而且熟得很。

    他的对手终于来了。

    盂星魂肠心沉了下去,无论谁都看得出,这人也许并不是很可靠的朋友,但却-定是个很可怕的敌人。

    这人的眼睛也正在盯着盂星魂。

    他的眼睛很小,但却在闪闪地发着光,就像是针尖一样。

    他的脸很圆,就连在叹息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容,只不过笑得很奇特,让位觉得他就算杀人的时候,也一定是在微笑着的他轻飘飘地浮在水上,企身仿佛连一点重量都没有盂星魂也从未见过水上功夫如此精妙的人,忍不住问道"你是谁?"这人笑笑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

    盂星魂道:"你认得我?"

    这人微笑道:"你姓盂叫星魂,听说是近十年来江湖中最冷酷,也最懂得杀人的刺客,但今天你却让我失望得很。"他又摇着头,叹息着喃喃道:"一个成了名的刺客,就算要跟人拼命,至少也得保持一点点成名刺客的气度,怎么能象野狗乱咬人?"孟星魂凝视着他,过了很久,忽然道:"你认得我,我也认得你"这人道:真的?"盂星魂冷冷道"你姓易,叫潜龙,听说是近二十中来在江湖中水性最精妙;武功最博的人……

    这人大笑道;"你果然认得我。"

    孟星魂笑道:"但你却早已令我失望得很。"

    易潜龙道:"为什么?"

    盂星魂道"因为你本是老伯最好的朋友,但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出卖了他。"易潜龙瞪眼道"谁说我出卖了他?我只不过不想再见他而孟星魂道:"为什么不想再见他?"

    易潜龙道"因为我知道只要一见着他,他就会要我去替他拼命。"孟星魂道:所以你就溜了?"

    易潜龙道:"这种时候不溜,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溜?"他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好像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孟星魂冷笑道:"好,够义气,够朋友。"

    易潜龙道;"我不能太够朋友,老伯看得超我,就因为我是个老江湖,老江湖的意思:就是不能太讲义气,脸皮也不能太薄。"孟屋魂冷冷道6你确是个标准的老江湖。"

    易潜龙忽然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有点看不起我,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个儿子?多少个老婆?

    他不等盂星魂回答,就接着道"我有十七个老婆三十八个儿子,女儿还不算,你说,我还能不能够为别人去拼命?我着死了,谁替我养那些孤儿寡妇?"孟星魂居然在听着。他本来绝不会和这种人说话的,对付这种人,用拳头要比用舌头正确得多,但是他现在太需要时间。

    需要时间来作判断,需要时间来恢复体力。

    只有谈话才能给他时间,所以这谈话虽然令他又愤怒,又恶心,他却还是只有听下去,说下去,幸好易潜龙也像是很喜欢说话的人。

    盂星魂道"你既又溜了,为什么又回来?"

    易潜龙道:"第一,我知道老伯已没法子别人为他拼命了,第二我需要钱。"盂星魂道:"你需要钱?"

    易潜龙又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们家吃饭的人太多赚钱的人太少,无论淮想养活我那大家子的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1盂星魂道:"你想找谁要钱?"

    易潜龙道:"找个愿意给我钱的人,无论谁给我钱,只要是钱,我就要。"他看着盂星魂,眨了眨眼,又笑道:"你有没有钱?"盂星魂道"没有。"

    易潜龙叹道"那么我就只好找别人了"

    盂星魂道:"我虽然没有钱,但却可以想法子替你找到钱。"易潜龙道;"什么法子?"

    孟星魂道;"律香川很有钱,你只要杀了他,他的钱岂非全都是你的?"易潜龙合掌大笑,道"不错,听起来这倒是个好主意。"律香川一直在旁边微笑着,听着,此刻忽然道"这主意只有一点不好。"易潜龙道/哪点不好?"

    律香川道:"我虽然很有钱,但却没有人知道我的钱藏在哪里"易潜龙道:"我可以找。"

    律香川道"我可以保证你绝对找不到。"

    他笑了笑,接着道:但你只要杀了孟星魂,我就把我的钱分一半给你"易潜龙道:"只有一半?"

    律香川道:"一半总比没有好。"

    易潜龙又大笑,说道:"不错,就算一文也比没有的好。"他转向孟星魂,脸上还在笑,又道"看来我只有杀了你了。·孟星魂慢馒地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的确只有杀了我。"易潜龙道:"我有了钱之后,一定会替你买口好的棺材……

    孟星魂道"谢谢你。"

    易潜龙道,"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孟屋魂道"只有一句。"

    易潜龙道"你快说,我喜欢别人的遗言,一个人临死前说的话,通常都有点道理。"盂星魂道"还没有拿回来放在自已口袋里的钱,就不能算是钱。"易潜龙抚掌道:"有道理,果然有道理。"

    孟星魂道"有些人问他要钱的时候,他通常却只会在背后给你一刀的"易潜龙道:"我虽然已有很多年没挨过刀了,倒还记得那种滋味并不太好受。"孟星魂道:"很不好受,尤其是你,像你这么胖的人,挨了刀之后一定会流很多血。"易潜龙忽然用力摇头,道;"不行,我怕流血,小律,我看我们这交易还是谈不成……

    律香川在旁边听着,一直不动声色,此刻才微笑着道:"我肋骨已断三四根,鼻梁好象也断了,你杀了他后,还怕我不付钱?"易潜龙说道"是呀我怕什么,可是为了安全起见,我看我们不如还是一起上去,等你付了钱之后,我再杀他"☆律香川道:"这样子也行。"盂星魂道"不行!"

    盂星魂道"上去之后就是他的天下了。"

    易潜龙看着他,淡淡道:"你好像还没有弄清一件事。"盂星魂道:"什么事?"

    易潜龙道:"现在我是老大,我说行就行,根本就没有你说话的余地。"盂星魂道"你不怕他耍你?"

    易潜龙道"只要有钱拿,我就算做孙子也没关系。"孟星魂道:"好,我也有钱,我给你"

    他身子突然跃起,好像要扑过去跟易潜龙拼命☆但跃到半空,突然一拧腰,已转向律香川。

    他要找的是律香川,不是易潜龙,也不是别人。

    他就算死,也得要律香川陪着他死,

    只可借津香川早已防到他这一着,他还没有扑过去,律香川已滚人水池里。

    水很冷。冷水能令人清醒

    律香川一头扎入水里,既不想要孟星魂的命,也不想跟易潜龙罗嗦,只想赶快离开这鬼地方。

    好像有人抓住他的脚

    可是他已在水里摸到了那道暗门,用力往前一冲,拾起头,已可看见井口的星光。

    好可爱的星光。

    他总算已离开了那鬼地方,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风吹在身上,肋骨断了地方痛得要命。

    可是律香川不在乎。

    现在无论什么事他都已不在乎。

    现在他已又是老大。

    高老大居然没有在上面等着他,已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女人果然没有一个靠得住的"

    律香川咬了咬牙,厉声道:"来人"

    他说的话现在还是命令。

    黑暗中立刻有人快步奔了过来,正是对他很忠实的那个小头目于宏。

    越对你忠实的人,你越不能对他客气,因为你若想要他永远对你忠实,就只有要他怕你这不是老伯的原则,是律香川的。现在他已渐渐发现,他的原则不但比老伯有道理,也更有效。

    所以他立刻沉下了脸,道:"暗卡上的兄弟们呢?"于宏伏在地上,看起来不但很惊慌,而且很恐惧,颤声道:"兄弟们全都还在卡上防守着,没有人敢擅离职守。"律香川冷笑-声道"你们防守得很好.非常的好……"他忽然一把掌捆在于宏脸上,厉声道"我问你,既没有人擅离职守,易潜龙是怎么进来的?"于宏手掩着脸,吃吃道"没有人进来,属下们只看到那位高……"高夫人走了"律香川怒道"谁叫你们放她走的?"于宏哭丧着脸道"她是帮主的朋友,她要走,谁也不敢拦律香川冷笑。

    但他也知道现在已不是立威的时候,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

    他忽然扬手,道:"弓箭手何在?过来封住这口井,若有人想上来,杀无赦"他的话就是命令,他的命令甚至己比老伯更有效。但这次他的命令好像不灵了。

    没有弓箭手,没有人,连一个人都没有来。律香川脸色变了。就在这时,他听到易潜龙的笑声易潜龙不知在何时已出来了,正笑嘻嘻地坐在井上,悠然道"律帮主的弓箭手呢,为什么还不过来。"他说的话忽然变成了命令。

    忽然间,十七八条人影一起从黑暗中飞了过来,扑通扑通,一起落在地上。

    直直地落在地上,又直又硬,弓箭手虽然还是弓筋手,但却已全部变成了死人。

    律香川突又全身冰冷,从脚底冷起,一直冷到鼻尖,易潜龙看着他,笑道:"律帮主.你的弓箭手来了,你想要他们干什么?"律香川似己麻木。

    易潜龙道:"律帮主是不是还将快刀手和钩镰手也一起传来?"律香川终于勉强笑了笑,道:"不必了。"

    忽然间他的笑又变得很亲切很诚恳,微笑着道"其实,我早就该知道,易大叔既然来了,我就算再加八十道暗卡,在易大叔眼中也是一批废物。"易潜龙眨眨眼,大笑道"我几时又变成你的大叔了?"律香川道"易大叔一直都是我尊敬的人,从来也没有变过。"易潜龙道:"老伯呢?我记得你以前最尊敬的人好像是他,可是他/律香川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的确一直都很尊敬他,可是他…。/易潜龙道"他怎么样?"

    律香川叹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句话易大叔总该听过的?"易潜龙道"我所过。"律香川道:在他眼中,我们只不过都是他的走狗等到我们没有利用价值时,就只有死路一条,我舅父陆漫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易潜龙道"他杀了陆漫天?"

    律香川黯然道:"我舅父有时脾气虽然古怪些,有时虽然喜欢翻易大叔闹闹脾气,其实他心里一直还是将易大叔当作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易潜龙道"哦?"

    律香川道:"什么话?"

    律香川凄然道"他说他自己是韩信,要易大叔学学张良,因为老伯和刘邦一样,只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共富贵,到了富贵时,就总要怀疑他的老朋友要来抢他的宝座,只可惜我舅父明白得太迟了,否则又怎会惨死在他手上?"易潜龙道:"原来你杀老伯,只不过是为了要替你舅父报仇?"律香川点点头,道:"其实易大叔当然也狠了解老伯,否则也不会悄然引退了。"易潜龙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起来最老实,最可爱?"律香川摇摇头,他的确不明白易潜龙的意思。

    易潜龙,你说谎时样子看起来实在老实极了。"律香川道:"易大叙明察秋毫,在易大叔面前,我怎敢说谎?易潜龙道,"你说的话是实话?"

    律香川道"半句不假。"

    易潜龙道:"但有个人说法却跟你不同。"

    律香川眨眼道"易大叔千万不要听姓孟的话,他只不过是个见不得天日的刺客,而且是个被婊子养大的,他说的话从来也没有人相信。"易潜龙淡淡道"他说的话我当然不信,无论谁说的话都不信-也许只有一个人例外。"一律香川道:"谁?"突然间,他身后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道:"我!"  
下一章:第 29 章
上一章:第 27 章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